按快門。

總有一些事情,會讓人安靜下來。這些日子,我想去攝影。

某天早晨去攝影,被同伴偷偷留影。攝人者人恆攝之,呵呵。

拍植物是我的最愛。花季中,有著千言萬語。

花的姿態中,透露什麼樣的情緒。

不常拍人物,卻偶有滿意的作品。

女孩,你為什麼緊鎖眉頭。

拍自然風影,總想連接天與地。

黃昏,上帝的神彩。

而你,總是在我心裡。

思念,總在孤單時生起。

 

觀景窗之後的我,總想把握片刻。而每張留影,總有許多的悲歡。 期待未來,再與大家分享。

 

 

Posted in 我的心情我的歌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2 Comments

守候日記6–看電影

妳不在的日子,我常自己一人去電影。

親愛的妳,相信已經睡了吧。

妳不在的日子裡,我常一個人去看電影。家裡附近多了電影院,真不是壞事,至少晚上沒事想看電影可以說走就走。

昨晚去看OZ the Great and Poweful。之前完全沒有參考過影評,想也沒想就買了票去看。後來發現是好象愛麗絲夢遊仙境這這樣的故事。說一個希望成就不凡的魔術師,意外來到仙境般的城市,成為了有關夢幻國度中的救世主。過程中主人翁從欺騙到負起責任,說的是自我認同的故事。

與之前去看的Jack The Giant Slayer相比,同樣是童話故事,前者劇情上比較好,或許是這樣的故事看多了覺得悶,我過程中意然多次拿出手機,一面看一面上网。

上個月去看了Lincoln,覺得真是部好電影。故事講述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前四個月,美國總統林肯解放黑奴的努力。影片不是過去我喜歡看的那種動作片,可是卻十分有張力,完全沒有冷場的地方。我喜歡影片中敘述林肯為了從憲法上永遠廢除黑奴制,全力推動13修正案的過程。為了達到目的,他甚至買票和冒險以一個之君的身份向眾議院扯謊。

影片不強調林肯的神性,反而強調他在最後的日子裡為廢奴心力交粹卻又堅定不移。面對家國壓力,他無惧於堅持本身的平等理想,這樣的政治人物在國內跟本沒有。我最喜歡的一幕是林肯一天深夜裡發電報,與年輕電報官的對話。他說,古代數學家歐幾里德的定律:与同一事物相等的事物彼此相等。 他說,古訓之中早已有言,平等是不辯自明的真理。

緃然他總是白髮苍苍,身形痀僂。但站在歷史面前,卻沒有幾個人如他一般的高大。當妳回來時,我一定要和妳一起重看這電影。

我有沒有和妳說過小時候看電影的事呢。媽說很小的時候在彭亨州的童年生長地,曾帶過我和兄姐去看電影,可是我卻一點記憶也沒有。唯一有印象的是有一次哥在電影散場後,突然不見人影,原來是失足掉下了回家的路旁的大溝渠。

和母親較深刻的看電影,是回到新山生活時。有一天媽帶我去假日廣場購物,於是就順便去看電影。我還記得那部電影是甄子丹演的《洗黑錢》。我很興奮地進入戲院坐著等開演,結果另一批人進來,說我坐著他的位子。原來母親為省錢,只買了一張票將我帶進去。母親要我坐在她腿上,令我很尷尬。畢竟那時我已十歲。那名男子見狀也很明白事理,說著沒關係,反正也沒人,就去另外一排坐位。

這件事我記了很多年,小時候不懂事怪母親怎讓我那麼尷尬。長大後才回想起母親持家閑難,還帶我去看電影,真是難得的事。過後才發覺,有機會和母親一起看電影是多麼幸福的事。很久以後帶母親去看電影,她的笑容真讓人難忘。

少年時期有一年人人都在談著《鐵達尼號》。真是經典啊大家都說。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去看這電影。當時還沒有車,我從老家搭巴士近45 分鍾到彩虹廣場,再走好遠一段路去娛家城看這戲。那天全場滿座,沉船的場面加上生死不渝的愛情故事,深深震撼了少年的我。

最難忘的看電影經歷是有一新年,死黨阿健約我去看電影。他中四輟學,幫家裡經營中藥店生意,朋友也沒有幾個了。我記得那年我們看的是周星馳的《行運一條龍》,結果這傢伙竟在電影院內呼呼大睡,令我再次尷尬。另一年則是另一名死黨阿駿。他新年時在開餐館的舅舅幫忙工作,直到初八新年要結束了才開始過年。為了彌補遺憾,他將從舅舅句裡打工賺來的錢請我吃飯,再去看電影。我記得得馬拉松似得從中午看到傍晚,我暈頭轉像,他怡然自得。

大學時期沒有很時常去看電影。畢竟我是個窮學生嘛。出來社會後則不時會去看,雖然有時和大伙一起,但大多時候是自己一人的。不用跟大隊,想去就去,非常自由。

和一妳一起後看電影成了日常消遣,已習慣電影院燈光暗下,妳牽著我的手靠在一起。如今妳不在,我想還要一點时間適應電影院燈光暗下之後的孤單。

/計劃著接下來看哪部電影的我

Posted in 未分類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守候日記5–當天色漸晚

陳旭年街一角發現的警世名言,或許是上天的提點。

親愛的妳,最近好嗎。過了遊神的季節,邊城也變得安靜了起來。忙完新年,轉眼間應該是大選的降臨。 轉眼五年過去了,我不免有點像古人那樣,有「江山衣舊,物換星移」的感嘆。想起308那年我在大臣官邸等待成績,已遲遲沒有宣佈的往事。我想起許子根博士黯然戰敗認輸的發言,想起大臣陰鬱的臉色。那一刻,我是首次感到反風南吹。

可是反風在南馬究竟會刮得多強烈呢。這實在是令人期待的事。只是期待歸期待,現實裡南馬人民對於政權更替的接受度是如何,是否能從出席在野黨活的人數中反出來,是誰也抓不準的事。因為我覺得,就連我們站在新聞前線的同行中,都有人自己無法看透事件本來就有失公正,卻要求別人公正看待該件事的過程中,令人擔心有多少民眾能夠明辨是非。

事緣邊城古廟遊神事件引起爭議,有同行要求在野黨不要將文化活動政治化。該同行分辯,指古廟遊神邀請當朝政府人士,或x華總會長出席並無不妥,因為在古廟遊神申請進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時出過力(當然沒有人知道他出過什麼力)。這無疑是站不住腳的,因為當年古廟山門被拆事件中,在野黨也曾力保山門,可是為何如今卻待遇不同呢。為此我忍不住說了一句公道話,竟被標榜為支持反對黨。這就是我那天在网上寫下公正論的status的原因。

很快的妳在牛國了首個月,本以為即將失業,卻意外接獲另一個工作。匆匆南下到了新城,居住得比較好了,環境比較舒服了。現在想待得久一點,妳說。果然環境的影響還是很重要。雖然新工作只做了一天就莫名其妙的結束,幸好妳轉眼又獲貴人相助尋得新工作。妳說運氣好,我說是有菩薩暗中保佑,回來之後要還願了。

過去這個星期以來,國內最大的新聞,大概是菲南武裝份子闖入風下之鄉釀成的衝突。妳說沒想到大馬的土地有一天會變成戰地,新聞前線人員變戰地記者。我認為將前線人員稱為戰地記者有些太過。事件至今還沒落幕,隨著對方越來越多人喪命,我擔心該地或將成為未來恐怖襲擊的熱點,畢竟仇恨坦得深了,報复手段就會更無所不用其極。

我以為大選越來越近,我的生活也會隨之精彩,卻如今想起來乏善可陳。還未大選就已筋疲力盡,我擔心選仗不知要怎麼開打。對於本來熱心的工作,如今對我來說只是糊口的職業。有時真搞不清楚是公司企業文化壓窄了哦,還是我對未來過於焦慮,無法梳理工作上的種種繁瑣。徘徊在出走與守固,生活的壓力令我猶豫不決。我始終,逃脫不了天秤座的死人格性。

妳的明信片已收到。牛國風光美好,妳要常抽空去觀光。因為妳的目的是旅行而非一昧打工。每到一處,多了解當地背景,或許會讓妳的旅程增添更多意義。期待妳來自遠方的明信片。

夜已深,明日還要為專題煩惱。先睡了。

/想妳的我

p/s 那天經過文化街,發現一角的警世名言,或許是上天的提點。

 

Posted in 私房書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守候日記4–抱歉的我

 

親愛的妳,新年快樂。

親愛的妳,近來好嗎。現在半島是凌晨時分,但想必牛國已是萬物甦醒,或許妳已準備又一天的勞作。這些天來一直想給妳寫字,卻總有耽擱。不是家人有約,就是工作太累。好不容易今晚坐下來給妳寫些話,才發現新年就要過去。真的抱歉了。

時間過得飛快,自妳離開已二十多天。這些日子裡沒有一天不思念。我常在開車開到半途時,恍神地想妳現在在干嘛呢,又或是在工作中間掉入思念妳的漩渦。所幸去年的生日給妳買了智能手機,雖然是初級版,但即时通訊的應用程序,仍然讓無法相見的我們,至少有了通話的捷徑。

我已開始習慣妳在中午時分給發來的簡訊。向我報告著工作的事,接觸的人事物等。雖說大馬是清晨,我就把它當作是晨鍾,叫醒我凌晨上廁所無所謂。看著妳發來的照片,才二十多天就瘦了一圈,可見打工旅行不盡然是享受人生。

一個人的旅程總是面對諸多挑戰。聽著妳說與背包客的相處磨擦,總不免擔心自我如妳,是否可以在旅程中獲得幫助。雖然妳常說妳是離世的令孤沖,可我總認為令狐沖也是入世的,至少他可以在人群之中遊刃有餘。我常認為人雖是個體,但與他人交流卻重要的過程。畢竟現今社會難以離群索居。這次的單獨旅行,對於不擅人際關係的妳就當作是一場修行。

關於人情冷暖我想妳已經有所體驗。只是仍要提醒的是旅途中許多人都是為了自己著想,這樣很正常。不必執著於他人於妳的感受,須知擦肩而過,曾經點頭或許也會成為陌路人。一些旅途中的人情關係如鏡花水月,把握當下就好。

其實我最喜歡看妳發來親自下廚為自己煮的餐點的照片。在家時妳十指幾乎不沾陽春水,如今被逼入廚房,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。從最初手忙腳亂,到如今妳可以至少為自己準備餐點(雖然菜色無啥變化),我仍將他視作一大進步。我甚至暗自高興,多虧這次旅行的辛苦,或許我未來不必擔心要每天吃館子。

說說我吧。今年也是做到年初一才算真正收工。自從走上前線,已有九年沒有在新年休息。兒時的新年記憶已離我越來越遠。今年要載母親回鄉,來去匆匆。朋友們有各自的家庭,今年新年裡,未曾與朋友們有聚會 。只有錦發某天搖來電話邀我去相聚,盛情難卻才赴了一場,也是唯一一場新年聚會。

回鄉時適逢表妹行華人敬茶儀式。我的表妹是混血兒,說是表妹,其實我只長她一個月。表妹的血統是一半華人加一半澳洲人。如今嫁給馬來同胞,下一代血液又多了一層基因。這名表妹的弟弟,也就是我表弟,同樣是半華半澳,結果娶的卻是沙巴原住民,還生了個可愛的女兒。生下這對兄妹的舅舅後來與澳洲原配離異,與菲律賓人再婚,結果後來生下的幾名的表妹們,是華菲混血兒。舅舅這家子可以說真是精彩的多元民族。

行華人敬茶儀式,才長表妹一個月的我,竟被阿姨們起哄說是長輩,也得喝茶。結果有生以來第一次喝新人敬的茶,這叫未成婚的我怪彆扭的,而且還得給紅包,如今想起來都覺得有點冤,至今仍然有莫明其妙的感覺。

今年四月裡,另一名妳見過的表妹將行婚禮。阿姨提醒到時得再喝茶給利是,不覺冷汗直流,整個"囧"字了得。

工作上沒什麼特別,還是老樣子。唯一益發強烈的是想休息的念頭。但大選近在眉睫,還是大選之後再說吧。本屆大選勢必風起雲湧,經歷過這場風雲激蕩,想必會是我人生裡難忘的一頁。

夜深了,睡意漸濃。看明天再給妳寫字吧。

/想睡的我

P/S 妳的信仍未收到,我滿心期待。

 

Posted in 私房書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守候日記3–我們都不孤單

我們都不孤單,我們都要心向太陽。

電話警示聲響起,即時通訊傳來妳的訊息。妳說,一個人煮食吃飯,很寂莫。

妳離開大城後往小鎮去,實際意義上邁入了一個人的背包旅程。 抵達牛國的大城,至少還有堂哥在接應妳。可手上有限的旅費,使妳迫不急待在尋找到工作後,往下一個小鎮出發。

抵達後妳給我報平安。 宿舍裡有很多大馬人哦,有一票是大馬來的女生。妳在簡訊裡告訴我,她們有的比妳小,有的和妳相若。她們都很勇敢呢妳說。 親愛的,其實妳也很勇敢。

不知何時,我在面書裡看見這樣的兩句話。旅行不一定輕松,因為你迎接的是挑戰;旅行不一定愉快,因為妳可能在苦行。可是不管是哪樣,都算是在修行吧我想。當靈魂經過波折阻礙的淬煉,或許回頭望時那些苦難也就變得雲淡風輕。

我同樣是在想妳的。時常在暗夜裡醒來有給妳打電話的衝動。只是知道妳或在工作無法接電話而作罷。

那天工作時前往亞洲大陸最南端的紅樹林,看見這樣的牌子寫著: you’ll never walk alone 。在想妳的日子裡,令我有被安慰理解的感動。

親愛的,旅途還很長,就讓我們把思念或著相見的期盼。這些孤單總會過去,在寒夜裡我們都要心向太陽。

/想妳的我

 

Posted in 未分類, 私房書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守候日記2–黑夜白天

我這夜正央,妳那卻已要破曉。

昨天載著妳家人自機場回家後,不知怎的覺得很累,於是倒就睡。可在凌晨時卻驚醒,看了看時間,妳應該已在墨爾本降落。自妳計劃出發前往牛國圓夢,我就將電話設置了雙時鍾,好讓我時時可以跟進牛國的時間。

送機回來後覺得電話不夠,就也在電腦作同樣的設定。望著時鍾,似乎不時提醒我妳在他鄉,我們白天黑夜交錯。

這些日子日以來,從沒有象今天那樣無時無刻地在想念妳。還沒出國前早上我們都會即時通訊,那時很踏實,因為知道妳就在不遠處。但今天一早卻坐立難安,想著妳在轉機時會不會睡過頭、轉機五小時的期間怎都沒想辦法給我來電話。

一直到下午一時終接到妳來的電話報平安,才算松了一口氣。妳說出了海關卻見不到來接機的堂兄,就先去辦理了電話卡和住宿證等。

我還可以獨立應付啦。妳在那頭說。妳不急不徐,似乎是想安撫我。然我確知妳是可以做到的,只是免不了還是會擔心。放下電話後才一陣,再又思念起妳來。通過面書和電郵給妳發簡訊,希望一有网絡就可以再說說話。

一整個下午,雖然對著電腦在做其他事,卻第一次認真的考慮我是否應該在差不多的時間內,也飛到牛國去和妳走一程。可是上网查了機票,卻發現真的很貴。這事情還是重長計議吧。畢竟我還有其他生活上的壓力。

晚間的時候次聯絡上,妳已在堂兄的幫助暫時安頓了,寄宿在一間雅致的台灣阿姨家中。通過网絡談著談著夜已深,知道妳飛行十六小時肯定累壞,先讓妳去睡了。

才第一天就這麼思念妳,看來分別的日子真是考驗。我會努力調適。而在牛國的妳,也要開始根據計劃生活。

妳不在我的世界少了牽絆,卻發現原來它也是一種美。

/夜深將入睡的我

Posted in 私房書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守候日記1–當妳飛翔

現在是凌晨2時33分,親愛的妳如今想必已到了中途站。送妳上機回家後,倒頭數睡。但夜卻自夢中驚,想著妳一個人的旅途,是否一切平安。

這是我第二次送妳遠行。首次是那年妳負芨治灣,我給妳來送別。如今,妳要去牛國圓夢,又再一次地和妳暫別。 計劃這麼久,如今終於成行,從妳的神情中看得出有緊張與不安。妳說,從前獨自一人也可以進行很多事,如今卻不知怎麼要遠行,卻膽怯了起來。

一定是平時被你寵慣了。妳輕輕靠在我的懷裡這麼說。窗外的日光漸斜,將大廳間的長椅拉出長長的尾巴。我想我是寵妳的沒錯。當做決定再次牵妳的手,就已經告訴自己不可以輕易放開。對你,寵愛是一種自然的行為,沒有不妥。妳對我的付出太多,如今得輪我來償還。

妳說,想去牛國是因為我。那年在阿發的生日餐會上,我隨口一句一同去牛國流浪的邀約,想不到妳一直深藏在心裡。如今妳出發,而我卻過了年齡無法隨妳同去。對妳作出太多的承諾卻無法做到,令我感覺愧疚。

妳柔弱的外表下有不安定的靈魂,我夢想漂泊卻其實期昐安定。曾有一些時候令我迷憾,我們是否真的能夠一同攜手。但有時我想不同性格之下,或許互相包容支持就可以走得長又遠。

只是妳此次遠渡重洋我不否認有些傷感。或許是已習慣有妳的日子,不捨妳的離去。或許是羡慕妳的遠行,嘆此生不知是否有機會如妳這般。

一個人的旅程總是不容易。但路途崎嶇想必會有美麗的風景。在牛國的日子裡希望妳可以有許多收獲。人與人之間的想逢不容易,希望妳可以了更豁達對待生命中那些在妳身邊出現的人事物,因為走過一程後緣份完結,無論愛與不愛,此生或許再沒第二次機會見面。

離別的日子我會給妳寫字。當作是紀錄也好,想必未來和妳重讀,會有另一番滋味。

夜已深,先再入睡了。

晚安。希望醒來可以看到妳平安抵達的消息。

/想著能陪妳遠行的我

 

 

 

Posted in 私房書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1 Comment

大地●母



那廟座落在那小山上。小山的坡很陡,令我曾懷疑當時廟是怎麼蓋成的。記憶中廟是蓋在平地上,就在外婆家的路上。人影幢幢和香煙裊裊,還有催人入睡的禱辭,在香客的口中默默念誦。後來因為發展而遷廟,覓得這山坡,從此地母安坐,從高處俯視蒼茫人間。


不知道母親幾時接觸地母,只知道她對此神明信仰堅定。或許這與地母
曾展現的神跡有關。母親說,父親當年在發展芭工作時突然染上怪病,臥床不起。看醫生說無藥可愈,種種偏方也無效。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從信仰尋求解決。聽說地
母能治百病,去求了後,地母一天夜裡來探視你爸,第二天他就好了。


關於這事父親說得更神了。那天夜裡躺在客廳的帆布床,恍惚間看見一
老人家進入家門。她一身黑衣黑褲,拄著龍頭枴杖。霎時父親全身動彈不得,只能任由老人家擺佈,緊張得猛出冷汗。老人家俯身看了父親,口中開始唸唸有詞,在
父親床邊繞行了起來。父親說,就這樣繞行三圈,他就人事不知。第二天一覺睡醒,已可下床行走。


家中男人痊癒了,母親怎能不高興,於是就更虔誠於信仰,相信心誠則靈。心誠則靈,地母會照看我們。於是哥、二姐和我,全都上契,成了地母的牽兒,神靈成了我們的乾媽。


過了不久遷離成長的舊鄉,於是開始了我們一年一次的朝聖。母親平日裡性子急,常常一不耐煩就發脾氣,可來到祭拜地母,卻變得耐心起來。前來進香的信徒絡繹不絕,要求神問事得等上老半天。母親沒埋怨,就這麼坐著輪候。地母會照看我們的。


母親說,有一回趁著神誕大老遠回來晉香,求神問事從早上就等到了下
午。帶著我們幾兄弟姐妹,天色漸晚令母親很著急。那時交通不便,新壇入夜後週圍無法叫車,讓母子幾人怎辦呢。可是神了,地母附身的乩童就在此時附身向支事
說:那裡有千里而來的信徒,先讓他們過來讓我看看。如此體諒信徒的神明世間少有,從此母親就越發的虔誠了。


母親說是說,當年幾個孩子都不好教養,經過地母的保估加持,才能讓她順利地將我們幾兄弟姐妹拉拔長大。那些年裡,都靠地母的指點,看守住了銀行存折沒讓你爸亂花錢。還有還有,那些日子裡家中雖然拮据但都安然過渡。這些神恩,母親心存感激。


那一年裡去到K城昇學,家中最小的孩子都離開了,母親日子不免有點寂寞。某天清晨接到母親電話,說在我所居住的小鎮里。驚醒之餘,沒有洗刷就蓬頭垢面與母親見面。她怯生生地站在那家小食店旁,看到我出現才露出笑臉。


她說昨日夜裡搭巴士,往地母廟晉香。你們都要考試了,求個平安,希望地母能讓你們有好成績。今早清晨到的。上了香就來攔你們。我想著母親一個人搭長途車抵達那廟,在沒有照明的情況下拾級而上,成為廟裡最早的香客。


霎時心中愧疚油然而生。那年初次情傷,已讓我忽略課業了好久。後來成績放榜,雖然不盡理想卻也低空掠過。我常在想,那天之後的如夢初醒,令我亡羊補牢,究竟是母親的星夜兼程,還是地母的神威顯赫?


畢業多年之後,今年再陪母親往廟裡晉香。平常的日子裡,廟裡香客稀少。幾個小時的舟車勞頓,我在廟前的石椅上打盹。恍惚間香煙裊裊的跟前出現人影,如似地母顯靈給我來指點迷津。看清楚才發現,那燭火相間後的模糊,是母親年邁的身影。


** 地母,是中國農耕社會,在原始宗教中,對土地的崇拜,所信仰的土地神祇-大地之母,人們以為大地是萬物生靈的孕育者,在心目中倍覺親切和崇高,視為“大地母親,萬物之祖母”。

以為是神明顯靈,恍惚間我看清母親的身影,在香煙裊裊中年華老去。

Posted in 私房書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2 Comments

這些日子。

很想給妳寫封信,即便妳象斷了聯繫。
這些日子,我知道妳醉心踏著舞鞋,在或悠揚或緊湊的音樂聲中,揮灑生命的活力。
這是妳專心生活的努力,雖然遍體傷痕,可至少這些是生命的印記。

這些日子以來,我比較專心於攝影。
咪起左眼,透過觀景窗看世界,總會發現一些平常忽略的事物,總有它獨特而應留世的地方。
我想我是有進步的,雖然欣賞的人不多。
但我想,應該會繼續下去吧。繼續對焦,繼續按快門。
攝影好象是完成了兒時的夢一樣。
一些瞬間及時捕捉,為生命留下大大小小的印記。

比較遺憾的是,專心於攝影,就忘了怎麼去書寫。
不是說我不會書寫,因為我的工作就是書寫。
我想,我是已經忘了那些書寫的快樂。否則,又怎會丟空著紅花的園地,好久沒有添上新篇章。
其有總有振筆疾書的時刻,只是無法維持至文章完成,結果斷斷續續,就成了未完的章節。

可是我想,我還是應該再欠書寫,即便不成章法。
為了那些人和事,為了,那些時刻。
生命啊流轉,一些時刻是留不住的。
就象攝影應捕抓瞬間,文章也應及時。如不,事後記錄也是好的。

就這樣吧,期待未來的揮灑。

Posted in 我的心情我的歌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4 Comments

我只是走運。



好啦,我承認當手上握著兩座獎項,心中確實有暗爽。
一直以來,比賽獲獎,都與我沒有什麼綠份。
小學時期第一次獲獎,是歌唱比賽(哇咧!),得第五名。
中學時華文學會年刊徵文,曾得過新詩和散文組優秀,不過那是校內自己爽的,沒什麼好驕傲。
升到大學,我想為博大辯論隊拿一座獎,可惜終究缺乏能力。


畢業進入職場,一晃就是六年。從來不曾想過參加新聞獎,只因知道自己始終交不作好作品。
這次的參賽,若不是慧芳收集了一整年的報紙,詩雨、珮雯很熱情地幫我搞好參賽文件填妥表格,我想終究也不會參賽。
交了表格,也一直存在陪跑的心態,因為事實上許多人作品都很好。
所以當嬌姐在公佈成績時叫出我的名字,都讓我嚇了一跳。


獎項很沉,握在手裡很實在。
可讓我高興的是,同期進入報界的秀蓉、錦發,都有所斬獲。


獲獎,我想我只是好運。好運在同事們熱情逼我參賽,好運在本身的作品符合評審口味(或許!?)
我想對慧芳、詩雨和珮雯說聲謝謝。也感謝引導我入行的積明兄,一路扶持我的楊哥,還有一直為南馬新聞中心擋箭的大姐詩玉。


小時候覺得當記者真是利害,如今才知道在大馬做記者是一件苦差。
遊走鋼索是件高難度的事,一不小心就萬劫不复。
未來的路會是怎樣呢?老人家睿智的說,答案在路上就看得見了。


給我的家人,我知道進入這行難以飛黃騰達,但一些事總要有人去做。
雖然不是全國性獎項,終究是我付出所得來的。
如果從小沒有讓你們有感覺驕傲的,這次獲得這兩個獎,就為我驕傲一次咯。


給我的死黨,我獲獎了,所以請你們不要每次談到我的職業,就問我有沒有像狗仔一樣去偷拍好嗎。


就這樣啦,越說越多錯越多。
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….



 

Posted in 我的心情我的歌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8 Comments